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从百户官开始 > 第二百六十章 神一般的李大将军【求订】

第二百六十章 神一般的李大将军【求订】(1 / 2)

鲁达尔、虎木等人距离那土墙的距离差不多有里许远,但是沙场之上的喊杀声却是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那喊杀之声,虽然说无法亲眼所见,可是多少也能够判断出双方厮杀的惨烈程度。

突然之间,正远远的看着木台麾下万户人马冲进土墙之中的鲁达尔、虎木等人就看到一杆大旗高高竖起。

“族长快看,那似乎是木台的旗号,他竟然将旗号给打了出来,这是想要拼命了吗?”

军中打出将领的旗号乃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那一杆大旗却是出现在最前方,很明显木台打出旗号的用意就是鼓舞麾下人马的士气。

鲁达尔他们并不在现场,自然不知道木台之所以打出旗号,其实是发现了李桓的踪影。

鲁达尔面色一正,远远的看着那竖起来的旗帜道:“且先看着吧。”

几道目光落在那旗帜之上,只看那旗帜正以极快的宿敌向前移动,尤其是另外一杆属于明军的大旗也正迎风招展,两杆大旗之间的距离飞快的靠近。

“真是没想到,那位明军的威武大将军竟然还有几分勇气,竟然敢亲临第一线,甚至还敢应战木台万户。”

一名鲁达尔的麾下将领眼中流露出几分惊讶的神色。

鲁达尔微微颔首道:“是啊,这些年来,咱们几次寇关南下,那些明军将领大多数都是固守城池不敢出来应战,可以说越是官职高的,越是怕死,越是不敢拼命,这位威武大将军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因为同明军交手的次数太多了,这些鞑靼人的高层都清楚大明的一些情况。

其他不提,就说这边军之中,一众文武官员坐镇九边之地,这些官员面对他们入寇的时候,往往都是缩在城中不敢出来,甚至都没有什么高官权贵率领大军迎战他们。

反倒是守卫边镇的底层兵卒一个个悍不畏死,可以说每次他们冲破边镇关口的时候,都会遇到那些守卫关卡要害之地的明军士卒的拼死抵抗。

就像先前苏德尔部为了攻破武宁堡,愣是搭上了上千条人命,这才将那一处关口给拿下。

镇守武宁堡的也不过是大明军中的一名游击将军而已,在大明军中只能算是中下层的将领罢了。

一名文士模样的人捋着胡须向着鲁达尔道:“万户却是有所不知,大明讲究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身为一军之统帅,肩负三军之安危,自当坐镇中军,调度四方才是,又怎么可能以身犯险,冲杀在前,那才是有违为将之道啊。”

说着文士向着鲁达尔又道:“属下以为木台万户此番就不该以身犯险,冲杀在前,若是一切顺利便罢,若然木台万户出了什么意外,只怕大军士气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只听这文士的说话口音以及其言行举止就知道这人必然是明人出身,因为种种缘故投奔了鞑靼人。

不等这文士将话说完,就听得虎木哈哈大笑道:“什么君子不利于危墙之下啊,要我说的话,那根本就是无胆鼠辈,没有胆子的借口罢了。”

文士闻言丝毫不着恼道:“虎木将军此言差矣!”

眼看着虎木同文士就要争执起来,鲁达尔摆了摆手道:“行了,还是先看看木台与那位威武大将军谁能更胜一筹吧。”

至于说如何判断,很简单,只要看双方旗帜的动向就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下一刻,远远望去,就见一道黑影落在了高高的旗杆之上,看上去隐隐约约像是一道人影。

虎木眨了眨眼睛道:“族长,那……那是什么,怎么看上去像是一个人啊。”

鲁达尔乃是鞑靼人之中出名的神射手,不单单臂力惊人,目力同样也远超常人。

虎木只能够隐约看到一道身影落在旗杆之上,但是在鲁达尔看来却是清楚的看到一具尸体被插在旗杆之上高高挑起。

“那是木台!”

几乎是面带惊骇之色,鲁达尔道出了令所有人为之震惊的话语来。

虎木等人清楚的听到了鲁达尔的惊呼声,一个个的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愕然以及不解的神色。

虎木更是向着鲁达尔道:“族长,你说什么?木台万户被人挂在自家旗杆上,他……他被明军给杀了吗?这怎么可能?”

“对,对,明军精锐骑兵就在远处,这会儿正被咱们的人给盯的死死的,就凭那些明军步卒,也想在大军之中……”

鲁达尔面色凝重的道:“难道我还能看错不成?除了木台之外,谁人会穿着那么华丽的裘袍。”

文士一声轻叹,轻声嘀咕道:“看来木台万户太过大意了,正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啪的一声响,耳光响亮,文士一脸呆滞的看向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的虎木,眼中满是惊愕之色。

虎木冷着一张脸冲着那文士冷哼一声道:“蔡长明,你如果再嘀嘀咕咕,老子便扭断了你的脖子。”

蔡长明只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甚至嘴角都有一股腥咸的血腥味传来,可是看着虎木眼中毫不掩饰的不屑以及杀机,蔡长明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而看到这一幕的鲁达尔只是淡淡的瞥了蔡长明一眼,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那两杆合为一处的大旗。

其中一杆大旗之上正悬着木台的尸体,只看的虎木等人咬牙不已。

虎木冲着鲁达尔道:“族长大人,木台万户身死,咱们就这么看着不成,要不要属下带人……”

鲁达尔指着那正源源不断冲锋的木台麾下人马冷笑一声道:“木台的人还不够多吗?”

说着鲁达尔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波澜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随时准备迎战。”

于是在鲁达尔等人远远的观望当中,他们只看到远处战场之上那两杆再醒目不过的大旗就那么在沙场之上所向披靡,来去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其中烈烈招展的李字大旗之下一群浑身染血的明军骑兵正如狼似虎的追杀着亡命逃窜的木台麾下人马的时候,鲁达尔等人皆是一脸的震撼。

李桓带着徐英以及千余骑兵杀的无比痛快,那种追亡逐北的快意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挥动手中的兵器,每一次挥动兵器都有一名鞑靼人坠落马下。

忽然之间李桓精神一震,双目之中闪过一道精芒,就见前方一队列队整齐无比的鞑靼大军正举起手中的弓矢射出箭矢。

看到这般情形,李桓一声长啸吼道:“所有人小心。”

此时李桓等人明显已经冲进了鲁达尔麾下兵马的射程范围之中,只能说先前李桓等人杀的实在是太过入神了,又或者说木台麾下的那些军心崩溃的人马太不经事了,竟然连反抗的都没有,由不得李桓他们不拼命的追杀,以至于不注意之间便进入到了鲁达尔手下的射程之内。

随着鲁达尔一声令下,箭矢顿时如雨一般坠下,至少覆盖了以李桓为首的冲在最前面的近三分之一的人马。

李桓一声长啸让所有的士卒回神过来,抬头看去就见空中黑压压一片箭雨袭来。

许多士卒浑身染血,手中的兵刃都因为砍杀鞑靼人卷了刃,双臂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一股极度疲倦之感袭来。

此刻看着那黑压压落下的箭雨,许多士卒脸上却是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反而是看着四周倒下的鞑靼人的尸体,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就算是下一刻便要死了,他们也知足了。

李桓看着那如雨一般落下的箭矢,身形一纵,整个人跃起足足数丈高,人在半空之中,手中长矛却是舞动开来。

顿时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传来,成百上千的箭矢被李桓给挡了下来。

可以说以李桓为中心,方圆数丈范围之内,箭矢无法越过李桓一步,自然而然跟在李桓身后的那一部分明军士卒都已经做好了被射杀当场的心理准备了,却是连一支箭矢都没有看到。

只可惜李桓不是神,他至多也只能护住自己身后的士卒,方圆数丈开外的明军骑兵则是一个个的被从天而降的箭矢洞穿了身躯,眨眼之间不少士卒更是被直接射成了刺猬一般。

徐英舞动手中长枪格挡那箭雨,一个不小心肩膀之上便被流矢所中,更不要说是其他的士卒了。

也就是千余骑兵只有三分之一左右冲进了鞑靼人的射程范围当中,否则的话,如果鲁达尔的耐心更足一些,等到李桓等人全部冲进射程范围,这么一波箭雨下去,恐怕这千余明军士卒能够站着的绝不超过百人。

“撤!”

李桓远远的看着那严阵以待的鞑靼兵马,心中不禁一叹,只看对方那摆出来的架势,李桓就知道,再冲阵的话,他自身或许可保无恙,但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些明军士卒乃至李果、李虎等亲卫,怕是一个都活不下来。

不过方才所取得的战果已经是超乎了李桓的想象,虽然说冲阵的脚步为鞑靼人箭雨所阻,但是这一战绝对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随着李桓一声令下,但凡是还能够动弹的,全都调转身形撤退。

李虎、李果几人心有余悸的看着四周地面之上那密密麻麻的箭矢,忍不住向着站在那里的李桓道:“大人,我们护着您撤退。”

李桓看了李虎、李果几人一眼,见到几人虽然说浑身浴血,却是安然无恙便是安心不少,闻言微微摇了摇头道:“不急,待所有人都撤了,我再行撤退。”

对面的军阵之中,鲁达尔、虎木、蔡长明等人脸上皆是带着几分狞笑以及期待之色。

他们亲眼看着木台麾下的士卒被李桓率领明军一路追杀而来,尤其是看着那些鞑靼勇士一个个吓破了胆一般只顾着逃命,甚至连回头反抗一下都不敢,虎木、鲁达尔等人心中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将李桓等人给扑杀当场。

可是鲁达尔、虎木等人却是咬牙忍住了内心的冲动,在蔡长明的建议之下,放任李桓率领大军接近,然后以箭雨覆盖。

也正是因为蔡长明的建议,所以鲁达尔、虎木等人一直忍着,只不过当李桓带领麾下人马冲过来的时候,因为距离太近,所以鲁达尔、虎木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名名鞑靼勇士被砍杀坠落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