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者均衡 > 第一百二十章 婚礼

第一百二十章 婚礼(1 / 2)

四周的风儿似乎受到牵引,汇聚于此刀,在刀身外表凝聚一层风气之刃,还没真正砍到武行身上,就让他有一种锋利加身感。

地上出现一道逐渐加深的痕迹,越靠近武行就越是向下,越是宽阔,似乎想把他砍下地里。

武行岂会坐以待毙?

他轻咬舌尖,与天地沟通,一种膜拜感骤然在王欢心中滋生,让他握刀的手抖了一下,威力小了一层。

玄黄之色浮现在他周身,眼眸呈现金色,帝皇虚影在他身后出现,样貌与武行有六七成像!

“请父亲降下天罚,严惩阻挠开国之贼!”

帝皇虚影似乎有了波动,将手一抬,朝王欢下压而去。

顿时,王欢感觉周身的空气粘稠了起来,气流消逝,地面似有束缚之感,让他在方寸之间动弹艰难。

虽然感知提醒着自己现在很危险,要赶快逃离此地,帝皇虚影的动作也彰显了它的正确性。

它抬手一招,明黄金剑依据联系,从武行的小袋子中飞出,通体绽放光芒。

各色虚影在长剑身上流转,最后定格在威严男子的身上,与帝皇虚影如出一辙。

顿时,两者产生共鸣,在天地间绽放强光,然后虚影握住长剑,光芒突然收拢汇聚,凝结于剑尖之上。

王欢知道,这一招非同凡响,不是现在的自己能硬撑的,甚至靠的近一点,余波都能重创自己。

但那又如何?

他眼中浮现虚幻的火焰,双手劲力浮现,精神秘法双重叠加。

“自然之法——截天”

“九梦真经法——虚幻天地”

两者叠加使用,一下抽走王欢现有的绝大部分精神力,要不是他现在很亢奋,精神活力增强,恐怕现在只能陷入昏迷了。

在他背后,一个噘着嘴巴的小女孩带着一个小房间浮现,抵消了虚影的压制。

帝皇虚影挥剑的时候,受到牵引,看向了小女孩,眼中似乎有惊讶和不解闪过,挥剑的对象瞬间变成了对方!

可小女孩动作更快,右手一横,闪现到虚影的背后,轻轻一蹬,把它踢到了小房间里。

虚影顿时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与四周的联系中断,自己的存在也渐渐不复。

“现在……你还有……什么招?”

王欢先前的一刀被帝皇虚影限制住,困在了方寸之地,无法突破,等它消失,余势砍在了武行的身上,破开了恢复了部分的护体罡气,直接破开,并且砍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势。

武行则是心神失守,眼眸被王欢的身影充斥。

他被帝皇虚影的消去给整得无助了起来,像是支柱坍塌了一样。

小女孩把帝皇虚影踢入小房间后,一眨眼就和它一起消失了,顺着联系反向滋润着王欢此时枯竭的精神,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王欢按捺住探究的心思,站在躺着的武行旁边,手中长刀举起。

“别杀我,别杀我!我还有很多财宝,武器,秘籍,我可以把它们都给你,你别杀我!”

武行似乎在生死关头恢复了过来,连忙恐慌大喊,身子朝后挤退。

王欢心中一动,脸上却阴沉的很:“我是那种贪图财宝之人?你在污蔑我!”

说是这么说,他手上的动作慢了不少,长刀落下的速度不比对战时,反倒是这样,让武行能有思考的时间,才让他更加惶恐害怕。

“不不不,这是我对你们的赔礼,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对!”

他在此时的紧急时刻,恢复了往日的思考能力,没花多久就想明白了王欢行为的深意,换了一种说法,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

王欢的刀停在半空,左手背在身后,一道水劲凝聚,然后弹向某处。

“呵,你倒是知道不对了?还带人来偷袭,还想策反别人兄弟,你很勇啊。”

武行脸上挤出笑容,连连点头,双手平放着,身体放松着,心里却很是冷静。

跟随父亲的时候,自己可是学会如何伪装的!

只要再拖延一会,药力就能吸收大半,现在的伤势和消耗将会补回许多,打赢这小子,那不是随随便便?

他承认,先前自己想倚仗先父之魂,借用帝皇气运来镇压除去对方的行为,是那么的愚蠢,对手居然有破除精神联系的秘法,还有类似香火泽国的奇异之物出现,把享受祭祀的父魂给收走了!

这没关系,眼前的小子居然是贪财之人,真不知道那几人请他来帮忙,报酬是多么吝啬啊。

也难怪,他们起国的基础都是从皇朝搜刮的,而皇朝一半多的财产都在香火泽国里存放着,只有武家直系才能出入取出。

“贪吧,越贪越好,它将会取走你的性命……”

武行冷笑暗道。

王欢脸上露出沉吟之色,估摸着自己拖了一小段时间,他们应该快来了。

于是他放下了长刀,目光幽深,“所以呢?东西。”

武行连忙取出小袋子,扔在王欢的面前,它随风而涨大,露出了许多事物。

光是利器就有十几把,秘籍好几十本,还有金银珠宝首饰等,底下还传来清香,似乎是药草的味道。

王欢很是时候的露出一抹心动,随后佯装无事。

武行观察到这一现象,心中松了口气,心动就好!

“某看到了你的心意,于我而言,还算勉强,可那几位前辈就……”

他旋转着长刀,在武行上方,似乎那把刀随时会落下,要了武行的命一样。

武行心里暗骂,贪得无厌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