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1 / 2)

给领班打了个招呼, 晏流书重新将侍应生的衣服换下来,然后就跟着粟叶离开了。

从一开始的清冷高岭之花变成了理直气壮吃软饭,看傻了一众同事。

暗道金钱的力量真是可怕。

“我们去东边的夜市吧,那边据说有美食节活动。”粟叶兴致勃勃。

这消息还是他哄着小可怜回去的时候, 在街上意外收到的传单。

也是难为对方了, 大晚上还在发传单。

晏流书扫过粟叶发亮的眼睛, 暗笑他这学长真的是贪玩也贪吃。

跟小孩子一样。

“好。”

叫了辆出租车,粟叶拉着晏流书的手就上去。

晏流书刚被牵住的时候还僵硬了一下,随后想起之前在街上看到学长跟那个男的, 也是牵着手。

他当时以为两人是有什么关系, 但现在看来, 学长纯粹就是‘好朋友牵手手’的单纯思维。

反而是他自己想太多了。

出租车司机是个健谈的人,他一边开车一边唠嗑。

“去夜市啊,那边今天可热闹了,两位也是去参加美食节活动的?”

粟叶笑眯眯,“是呀是呀, 感觉会很好玩的样子呢。”

晏流书就这么看着粟叶跟司机攀谈起来, 很是熟络的样子。

这自来熟的本领也是没谁了,很有当推销的天赋。

“两位是朋友还是兄弟?”出租车司机自认阅人无数很少看错, 可今天这两个人他愣是没能看出两人的关系。

要说朋友的话,好像还要更亲密更有羁绊一点。但要说兄弟的话, 好像又长得不是很像。

甚至......司机总觉得那个长相偏可爱一点的年轻人面上带着慈祥的神情。而那个冷冰冰的年轻人看向另一个人的眼神不太对劲。

嘶, 好奇怪的两个人。

又像情侣又像父子的。

司机被自己的联想弄得一抖。

粟叶听到司机的话, 心里一乐。看吧看吧,陌生人都觉得他跟崽崽的感情好嘿嘿嘿~

听到了粟叶心里话的系统一阵大无语。

你把人家当崽崽, 人家把你当盘中肉, 恨不得当场吃干抹净。

唉。

系统感觉自己都苍老了不少, 变得好操心。

“我们是同学。”粟叶笑盈盈晃晃晏流书的手,“感情好嘛。”

晏流书指尖微勾,状似无意地划过粟叶的手背,轻轻摩挲了几下,视线流连在粟叶弯起的眉眼上。

然后淡淡应下了粟叶的话。

司机听着那一声无波无澜的“嗯”,觉得更诡异了。

这两人截然相反的性子,能玩在一块儿也是神奇。

下了车,粟叶顿时就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撼了。

“好多吃的!”

脱口而出心里话,粟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转而看向晏流书,“学弟你想吃什么呀,学长请你。”

差点就忘了今天是陪寿星学弟来这里的,可不能脑子一热就忘了。

晏流书注意到粟叶的眼神悄悄往一旁的铁板鱿鱼摊子飘,不免好笑。

“想吃鱿鱼。”他随意道。

生日只是个幌子罢了,但能骗得学长今晚留在他身边,那就是有用的工具。

粟叶两眼亮闪闪的,一把揽住晏流书的肩膀,笑得两颗小虎牙都露了出来,“学弟我们好心有灵犀哦,我也想吃鱿鱼~”

说完就拉着晏流书急匆匆朝鱿鱼摊子过去了。

一点就点了十份足有他脸大的铁板鱿鱼。

“学弟你能吃辣吗?”

“能。”

其实晏流书不太能吃辣的,只不过看学长喜欢加辣,还是不扫兴了。

“老板,那就全都重辣——等等!”粟叶话说到一半又改了口。

“还是两串不要辣了,稍稍清淡一点,涂点甜面酱就行。”

粟叶惊了一下,险些就忘了一号胃不好了,要是吃重辣胃痛可怎么好。

想到这里,粟叶不满地戳了戳晏流书的胳膊,“学弟你不能吃辣的,别想着贪嘴,有点自制力。”

明明就是为了迁就某位学长的晏流书:“......”

不过,能够被人这样细心照顾的感觉真的很好。学长随时都记得关心他的身体,说明是真的把他放在心上的。

垂眸看着学长守在摊位边满眼渴望的样子,晏流书手在空中微动,最后重新牵住了对方的手。

粟叶也没在意,任由晏流书动作。

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收拢,将粟叶偏小一些的手拢了起来。

指尖划过手背,然后交错扣住。

一点一点的,轻轻缓缓的。仿佛最有耐心的猎人逐渐收缩包围圈,而圈中的猎物尚且无知无觉。

系统看得心梗,盯着两人握住的手恨不得原地爆炸。

算了算了,一具壳子而已不要在意。系统深呼吸,不停劝慰自己。

摊主的生意很火爆,把十份大鱿鱼递给粟叶之后就头也不抬接着干活了。

而粟叶分给晏流书两串,然后美滋滋啃起了鱿鱼。

两人的手自然也分开了。

晏流书咬了一口鱿鱼,其实味道还是不错的,但他对吃食并不算在意,都差不多。

差不多吃了半串,看向身旁,晏流书眼睛都下意识睁大了一些。衬在一张清冷的脸上,显得有些反差感。

粟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只剩下一串鱿鱼了,正在慢悠悠地啃,看上去是有些不舍得吃完。

这是什么神奇的速度,晏流书不敢置信地看了眼手表,十分钟不到。

也就是说脸那么大的铁板鱿鱼,粟叶一分钟一串。

他知道他这学长食量大,但真不知道速度也能快成这样。

看那张嘴也不大,感觉一口咬下去顶多咬下个小缺口。

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快的速度??

“......”心中震撼,出于某种探究的心理以及投喂的心理,晏流书把另一串还没吃过的鱿鱼递到了粟叶面前。

“吃不完就要凉了,学长你还吃得下吗?”

粟叶眨巴眨巴眼睛,接过了那串鱿鱼,笑得眉眼弯弯的。加上一头微卷的发丝被夜风吹动,显得格外可爱。

真的就像一只被主人投喂的小宠物。

然后,晏流书就亲眼见证了如何在一分钟之内神情悠闲姿态优雅地吃下一整串鱿鱼。

明明青年的动作看起来也不急促,咬下去的时候嘴也没有张得很大,可速度就是诡异的很快。

这到底是什么天赋技能?

晏流书研究不明白,最后只能归结于这是吃货的特殊能力。

就好比学长看起来瘦瘦的,胃比几个大男人加起来都要能装。

抬手用指尖擦去粟叶唇畔的一点酱汁,晏流书随后用纸擦干净了手。

抬眸却见粟叶一脸复杂地看着他。

“怎么了?”

粟叶舔了舔唇,很是疑惑,“你为什么不直接用纸擦我的嘴呢?”

拿手指来擦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还是说会擦得特别干净?

【能有什么特殊含义,他就是想占你便宜!!!】系统在独自怒吼。

“噗哈哈哈!”路过的一对小情侣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火速逃离。

晏流书:“......”

但幸好,粟叶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又一处新鲜玩意儿给吸引开了,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

那个摊位卖的是糖饼,还有抠糖饼的活动,说是只要连续扣完两个糖饼,就可以免费带走五份糖饼。

当然,如果挑战失败的话,就要按原本价格买下糖饼。

参加活动的人很多,坐在摊位旁边的塑料小凳子上围成了一个圈,全都在埋头苦扣。

时不时就有人猛地仰天长啸,手上拿着一个碎掉的糖饼。

粟叶看得有意思,拉拉晏流书的手,“我们也试试吧!”

晏流书自然是没意见,看着学长像一只撒欢的鸟扑进了人群堆里。

糖饼的图案也是随机的,在几种类型里面盲选。

粟叶拿了两个不透明的包装,拆开的那一刻小脸都垮了。

一条盘起来的小蛇跟一片银杏树叶,他这运气还能再差一点吗,一共就两种困难的图案,全给他选中了!

看着身旁人手中的三角形,粟叶流下了羡慕的眼泪。

拿起针开始小心翼翼刻划着图案的边缘,粟叶那严谨的架势,简直比他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时候还要投入。

埋头蹙眉抿唇,手腕绷直,仿佛在做精密手术。

然而,哪怕已经足够小心翼翼,那糖饼还是很快就碎了一角,把小蛇的脑袋带了下来。

那一刻,粟叶感觉自己的小心肝也跟着碎了。

【宿主你力气太大了,不好控制呀。】系统看热闹,理性分析。

“呜......”粟叶愤而一口咬下半个糖饼。

而目睹全程的晏流书险些没控制住笑出声来。

他这学长,幼稚得可爱。

顺手也挑选了两个糖饼,一个是三角形,一个是银杏树叶。

“学弟加油!你一定可以的!”粟叶咬着手里碎掉的糖饼,凑到了晏流书的身边给人加油鼓劲。

带着甜香的气息萦绕在身周,晏流书身体微微一僵。

随后,嘴里被喂了一小块糖饼。唇瓣被微凉的指尖蹭过,过了电一般。

糖很甜,松松的,一咬就碎。

三角形的糖饼很快就被完整地扣了下来,还差一个银杏树叶的。

别的地方倒还好,关键是树叶的叶柄,很细,一不小心就会断掉。

粟叶盯着晏流书的手,呼吸都下意识屏住了,目不转睛的样子仿佛他才是那个正在动作的。

反过来,倒是正在操作的晏流书还分了一下神,感受到自己的后背与学长的胸口轻轻贴在一块。

后颈甚至时不时被发丝蹭过,像是在撩拨。

晏流书的手很好看,白皙的肤色,能够在手背上看到浅浅的青色经脉纹络。指甲修剪得很干净,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甚至腕骨都很明显。

粟叶看着看着就跑偏了,他在想,这具身体真的不错。

四个男主的身体都蛮不错的。

系统:【......】

不知怎么的,它现在突然反过来替男主们担忧了。

他们馋阿飘身子,那就只是想要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但阿飘馋他们身子,说不定能干出夺舍的事情来。

嘶......都惹不起惹不起。

在两个人都分神的期间,那个叶柄也成功被刻了下来,没有一丝损伤。

粟叶眼前一亮,美滋滋捧着两个图案去管摊主要糖饼了。

走之前还狠狠崇拜了晏流书一番,跟个小迷弟似的。

晏流书眉宇间流露出明显的笑意,看着青年在摊位前兴致勃勃地挑选想要的糖饼,清冷的神情被柔和取代。

姝色的眉眼舒缓,便不自觉带上了风流的意味,眼尾红痣凭添艳色。

周围路过的年轻人都看呆了,有几个甚至红着脸想要上前搭讪。

粟叶挑好糖饼回来了,开心地拉起晏流书的手,“学弟你真厉害。”

他这一动作,周围的人便面露恍然,原来两个帅哥是一对啊。

晏流书心知肚明他们此刻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情侣,却也不点名明,反而对着粟叶弯起了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