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悄悄揣个崽 > 第17章 赐婚

第17章 赐婚(1 / 2)

寒风凛冽,京城的冬季到处都透着冷意,落茗施展轻功已赶到了乾清宫外,在郦水堂老太太将所有丫鬟屏退时,落茗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章氏将陆莹拉走时她让落玫跟了上去,自己则隐在了暗处,果然听到老太太提起了避子药。

落茗和落玫之所以会被派去武安伯府,就是为了保护陆莹和她腹中的胎儿,她第一时间就入了宫。

乾清宫内,皇上正与大臣议事。

落茗急得团团转,内侍又不敢进去通报。皇上忙公务时,最烦闲暇人等进去打扰,落茗又时常隐在暗处,守在门口的侍卫根本不认识她,只道:“姑娘还是稍等片刻吧,待皇上议完事,自有人进去通报。”

落茗咬了咬牙,迟疑了片刻,只得跑去了东宫。

东宫,太子同样在与东宫属臣议事,落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唯恐搬不到救兵,一碗堕胎药下去,小皇孙小命不保……

她正急得冒汗时,瞧见太子掀开帘子,亲自将太傅刘大人送了出来。

太子身着赤色长袍,前后及两肩各以金线织蟠龙,腰间束玉带,脚踩皮靴,身姿笔挺,风光霁月,那张脸更是俊美无俦,令人不敢直视。

刘大人躬身行了一礼,语气温和,模样惶恐,“殿下政务繁忙,不必再送。”

太子颔首,唤来了宋公公,让他亲自送了一程,他这才瞥向落茗,早在他出来时,落茗就跪了下来,察觉到太子的目光,她才赶忙道:“殿下,属下有要事禀告!”

她身上是看似寻常的黑衣,实际上衣袖上的麒麟、貔貅纹则别有寓意,太子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她直接听命于皇上,前段时间被派到了陆莹身侧。

“发生了何事?”

落茗小声禀告了一下,太子闻言眉头微蹙,漫不经心的目光,凝在她身上,“她家中长辈并不知情?”

落茗一颗心不自觉提起,只微微摇头,太子迈开步伐前,她隐约听到,他轻哂了一声,“胆子倒大。”

声音很轻,随风而逝,有那么一刻,落茗以为自己听错了。

*

明心堂,秀丽的菊花迎风绽放,北风送来缕缕清香,冷气也顺着窗户缝钻入室内,床榻上,陆莹缩成一团,睡得很沉,因哭了一通,少女纤长的眼睫毛根根直立,在白皙的脸颊上,投下些许阴影。

外间摆着红木灵芝太师椅,椅背上为开光二龙戏珠纹,老太太此刻正坐在太师椅上,低声道:“我让张妈妈抓了避子药,不管她有没有孕,先喝完药,再看看脉象,说不准就正常了。”

就算为了女儿的名声着想,章氏也绝不可能让陆莹喝下老太太拿来的药,张妈妈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不少药铺的人都认识她,就算药是分开购买的,也容易让有心人盯上。

章氏压低声音道:“娘,莹儿只是中了毒脉象才出问题,我会尽快想法给她解毒,毒性一解,脉象自会正常,真喝避子药成什么了?您若不想有流言蜚语传出来,就让张妈妈带着药尽快离开,这几日府里绝不能煎药。”

老太太性子执拗,年龄一大,脾气越发古怪,根本不是几句话就能打发的,她板起脸,拿拐杖敲了敲地面,“我难道还会害她?张妈妈抓药时再小心不过,能有什么流言蜚语?她若不尽快喝药,才会出事,你这儿不是有小厨房,现在就让丫鬟去熬,一会儿直接喂她喝下。”

章氏心中不由一沉,搭在膝盖上的手,不由用力攥了起来,指尖泛着苍白,“娘,因为要入宫,她昨日也没休息好,我才刚哄她睡着,先让她睡个安稳觉吧,您给儿媳两日时间,我会尽快给她解毒,两日后若脉象还不正常,再给她灌药不迟。”

老太太眸色浅淡,没耐心地扯了扯嘴角,“都什么时候了,还让她睡个安稳觉!她睡觉重要,还是终身大事重要!你怎如此糊涂!”

因愤怒,她声音不由拔高了一些,里间,陆莹秀眉微蹙,不安地动了动,缓慢睁开了双眸。

她穿上绣花鞋出来时,恰好听到祖母冷声道:“这碗避子药,她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陆莹樱唇微抿,缓步走了出来,衣摆上金线绣出的蝴蝶好似在翩翩起舞。

窗外阳光已升到最高处,烈日透过窗牖洒了进来,却驱不走室内的寒意,陆莹挺直了背脊,神情半掩在光晕中,“我喝就是,祖母何必动怒?”

老太太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见她还算识相,也没再责备什么,只对章氏道:“还不快让人去煎药?”

章氏站着没动,老太太正欲发火时,就听到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丫鬟斥责声尚未响起,小厮就着急忙慌道:“姐姐莫怪,非我横冲直撞,实在是十万火急,宫里来了人,手里还拿着圣旨,主子们得赶紧去接旨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