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018(1 / 2)

外面下了雨,湿冷湿冷的。

谢茴也才到机场没多久,羽绒服上洇了一小片水痕,正伸着脑袋往这边看。

视线对上。

她立刻露出高兴的笑容,朝谢迟挥了下手。随后便作出一副不经意的模样,朝周越泽那瞄去一眼,一巴掌拍在谢迟胳膊上:“怎么还弄这么正式的,你也不嫌尴尬。”

“怕你担心自己认错人了。”

“我哪有那么笨!”她怒道。

周越泽见缝插针:“姐姐好。”

谢茴表情一凝,当即温柔地对他笑道:“你好啊,我是谢茴,小迟的姐姐。大晚上的,辛苦你跟着他一起过来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本来就是应该的。倒是辛苦茴姐晚上还要出来接我们了,挺辛苦的吧。”

“不麻烦不麻烦。”

谢茴说着,伸手扯了谢迟一下,“哎,咱们先别在这儿发呆了,时间不早了,先赶紧上车。等之后再在路上聊啊,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

“行。”

一行人便朝着出口而去。

周越泽是个话多的。

在来之前,谢迟跟他说了自己这边的要求,一再声明让他不要搞太花、得良民,还得话少得体。

其他要求都没什么问题。

但话少这个要求,显然把这个不蹦出来一句阴阳怪气,就会不说话的家伙憋得不清。

等送完谢茴,俩人到了酒店。

周越泽整个人都颓了下来,显得很郁闷。连那股漫不经心的二代调调都散了不少,有点不太开心地说:“为什么会有人不爱说话。”

谢迟把办好的房卡塞给他:“不知道。”

“亏你真能处的下去。”

他接过卡,揣兜里抱怨了一句,“换我七八年只能自说自话,铁定撑不下去。”

“要不周少今天怎么跟我呆一起了?”

他顿时哼笑了一声。

“行,算你会说话。”

他拿着手机,背着身挥了挥手,“明天早上指望你叫我了啊,我就不订闹铃了,拜拜。”

“小问题。”

谢迟目送他进屋,刷开房门。

其实他也想不通,自己是怎么能做到对陆行朝自说自话了那么多年的。

对方忘了他,他贴上去凑。

对方不想眼熟他,他天天跑过去,不厌其烦地跟这个人啰嗦。

甚至后来对方被污蔑,却丝毫懒得给反应的时候。他就先被点爆了火气,跟泼对方脏水的人打了一架,最后双双挂彩进了医院。

他以前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现在也弄不明白了。

谢迟没再去想,锁了门后便去洗漱。

明早事多,他怕自己再磨蹭下去,病情反复。到时候万一叫沈音和谢茴看出端倪,怕就要麻烦了。

这晚上,谢迟睡得还好。

他不怎么认床,很好养。虽然长得漂亮,却和娇气这个词几乎不沾边。

所以陆行朝也很少会特别关注他。

毕竟正常人一般都会下意识关照脆弱易谢的花卉,而懒得瞩目路边韧性太强的野草。

他和陆行朝都属于野草型的。

哪怕没人特意照顾,也能活得很好。

只是他这边睡得踏实。

另一边,陆行朝却久违地失眠了。

剧组忙着赶进度,这晚又是拍摄到接近三点才算收工。他回到酒店已经接近凌晨,疲惫至极地打理完躺下,却无论如何也入睡不了。